精品案例
联系我们
天津邝氏工程有限公司

联系人:邝先生 总机:400-59865435
经营部:400-59867357 管理部:400-59861437 办公室:400-59835738

精品案例
阁下当前位置: 主页 > 精品案例 > 只有逝去的人真正是它的知音最懂它的意义。

只有逝去的人真正是它的知音最懂它的意义。

时间:2017-08-19 11: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责任:admin
 
  两张竹椅
              初中毕业那年,去了离家不远的卫校念书,不久家里砌了新楼房。空旷的新房里,总要布置些新家具,于是身为木工的父亲制作了不同种类的、实用的家具···四角方正的餐桌、凳子、挂衣橱、小椅子。尤引人注目的是他花了很长时间,精心打造的两张长长的竹椅子。
     竹椅的年龄跟我学医一样长,已满二十六载,竹椅长约二米五,可容纳四个人端坐其中,竹子是父亲过去出差在江西带回来的地道竹材,表面的油漆看上去已淡化,时光虽磨去了它最初鲜亮的风采,汗渍与肉体的厮磨赋予了累累的痕迹,泛着岁月的光亮,也映衬出了竹椅曾经的年轻时代。
       清晰记得父亲当年小心切开山里出生的竹子,把一根根小拇指粗细的竹条细致地排列整齐,再用木工铅笔在上面勾勒出‘二龙戏珠’的壮丽画面,作为椅子的靠背背景。然后用藤锯(一种像弓箭壮大小,两端连接一根布满锯齿的钢丝)一根根镂空雕刻,椅子的坐面是四角菱形壮咬合,中间镶嵌梅花图案,也是一根根镂空锯成,边框采用硬度很强的桑树木头制成,有着黄花梨的花纹、似黄龙玉颜色的木质,端庄大气,经久耐用。
        盛夏季节,家人赤身或坐或睡在竹椅上,身体与竹椅亲密接触,感觉暑热顿时消减大半,等到天气转凉,铺上海绵垫,俨然已温暖的沙发,家里来了客人,若要留宿,把活动的靠背放下来,就变成了一张宽大而舒适的床。
        偶尔凝望竹椅,回想围绕在它身边经历过的种种日子,也会突然生出很多的记忆,是能够承载起一部分家庭历史的一份子。而今‘惜物如金’的父亲不幸离开我们已十二年了,两张长竹椅依旧傲然屹立在家里的主要位置,朦胧中似蕴含父亲钢筋铁骨般的精神时刻激励着家人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昂首挺过····。
         亦常常在静寂的夜晚,仰望静谧而繁密的星空,感受丝丝晚风的拂面,还有院落里栀子花开的气息,总有一些幸福的记忆深浸在竹子般柔嫩而刚劲的骨子里,只是它说不出而已。
         睹物思人。所谓传承之物,或许
 
  别了 黄山
    离开黄山多月,留在记忆里的除了那一座座、一块块不黄不灰的、似刀削般,巍峨险峻的山石,也说不出其它的味道,我不是徐霞客,勾勒不出祖国壮丽的大好河山,三天两夜的黄山逗留,却徒增我踌躇思家的焦躁。游伴笑我:既来之、则安之‘,说得也是,当真要感激力邀我去玩的亲戚,让我有生以来爬了一次山,还是最富盛名的山。 
       生性不爱玩,抽空旅游对一个医者中寻常的我算是奢侈,地处里下河的家乡,耳听流水、出门见绿、果树环绕,尽管石头在本地算是稀缺品,还是觉得旅游是件费力不讨好、想放松却难轻松的美事,所见不外乎花草、绿树、古建筑。印象中的黄山除了石头就是青松,教科书上的迎客松形象的确令人折服并几许向往。
        真正人在山中行,也只有举目远眺方显黄山的博大雄伟、俊俏无比,上上下下,我只是小小的行者,遗憾不能取之一小块天然形成的玉石带回,心目中只是酷爱灵动与秀美、可供室内赏玩的奇石。
        那日不巧,终是没有爬过山,脚穿有跟的皮鞋,武装整齐,俨然赴宴的宾客,随着拥挤的人群,在九曲连环的山腰中穿行、沿着人工铺设的围栏石阶一步一步向上登攀,自诩常常在乡下疾走的双脚,偶尔三步四步甩开人海,跨上一个一个的峰点,心不慌、气不喘,腰不酸、足不疼。满怀的虚荣让我站在山顶傲视群雄。
         如织的游人环山而登,恍惚间早已穿越了一座山,见识了翠峰叠嶂,风姿绰约的山景,在不经意中,时时有挑夫担着时令蔬果饮品擦身而过,中途累了,人和货熟练地搭在扁担的一个支点,惊叹挑夫的耐劳与毅力,巧遇一个拍客,就近蹲下对着擦汗挑夫的脸庞’咔嚓‘来了个缩影。偶尔掠过山中一大片竹林,少见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叽喳跳跃,诸多难得的景象成了专业摄像游客镜头下的金典记忆。
          惊叹自黄山峭壁中生长的松树,汲取天之甘露,不需肥沃的土壤,兀自傲然挺立,难得一见的白玉兰、紫玉兰开满圣洁的喇叭花,点缀山涧,刚柔相济的风景相得益彰。
          惊叹黄金周那游人相挤所谓壮观的场面,有几人是真正喜欢黄山,冲着对它的热爱而去的?大多数是拿着公家的钱或其它途径进行一场免费盲目的游,终究还是名副其实的一群盲流,或许绝大多数不是祖祖辈辈生活在黄山的人,难以理解土生土长的人对黄山的热爱,同我一样,只为你驻足,不会为你停留。
            白天爬山,苦了双腿,饱了眼福,晚上回到宾馆,面对一桌不算丰盛的菜肴,夹着吃不厌的山中菜’竹笋、香菇、豆制品‘,拌和着每道菜离不开的辣椒,敞开早已跑饿的肚皮,直至杯盘狼藉。
            同住的旅伴是位开小厂的老乡,他在自已每晚雷打不动的震耳鼾声中睡得很香,我却在平生最厌烦的呼噜中辗转反侧,也不知何时在焦躁的想家的念头里睡去,渴盼着天亮,踏上归途。再见了,我梦境中呼噜的朋友;别了,我疼不起来的黄山之行。
 

版权所有: 天津邝氏工程有限公司 浙ICP备135884号-2
联系电话:1896713584   联系人:邝先生 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奥运路63号18号楼V单元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