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氏工程
联系我们
天津邝氏工程有限公司

联系人:邝先生 总机:400-59865435
经营部:400-59867357 管理部:400-59861437 办公室:400-59835738

邝氏工程
阁下当前位置: 主页 > 邝氏工程 > 村里住的世世代代靠打鱼为生的村民

村里住的世世代代靠打鱼为生的村民

时间:2017-08-19 21:4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责任:admin
 
  这是一个鄱湖的边陲小渔村,渔舟唱晚,雁阵惊寒,,,
  
  这一天,家中突然来了一位奇怪的女子,形似要饭的穿着,却从不向人要得一点东西。她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挤,或是一个人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这令他很害怕。
  
  那女子相貌极丑,左眼就是一整块肉皮连着并未露出眼珠,很像电视中看到的女鬼那般却又比她们来的真实些,更害怕些。于是,他总是躲着她,或者说,整个村的人都在躲着她,嫌弃她。他的父母拿着扫把赶她出门,可她就是不离开,呆立不动的,时不时的盯着着他。她愈是看他,他便愈加害怕。
  
  过了几日,他外出归来,当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惊住了!那是一位沐浴过后的妙龄女子!左眼上原本的那整块肉皮没了,却是双眸有神,明净清澈。皮肤是那么的白皙,枯槁的头发现在似烫过一般,更衬托出她的楚楚动人,清纯秀丽。唯一能让他认出她来的是,她仍旧穿着那身破烂的,乞丐似的穿着。尽管这般,他还是很喜欢看着她,没有了先前的恐惧,内心满是欢喜!
  
  这是命中注定吗?
  
  几日在一起,他们相谈甚欢,她问他的号码,而他,不知怎的,竟没有给她。不久后一天,他们外出游玩,随意的漫步,走了好远,见了许多人,看尽很多风景。突然,一辆装满煤炭的大卡车驶过,当时他们正站在路旁的土坡上远眺,就在那一瞬,他突然跳上那辆大卡车的后货箱,她向他挥手,他嘶声呐喊,她随着卡车远去。就在那一刻,他写好了自己号码的纸条。他向着她的方向狂奔,那里突然人山人海,他努力着向前挤向着她拼命的追,跑了好远,追了好久,终于,他追上了,她握住了他的纸条。她的眼里噙着泪花,她亦如此。
  
  她终是离开了!他终是跑不过大卡车的,他呆立原地,只见大卡车突然驶进一个黑暗的隧道,渐渐地消失了视线。他伫立很久,直到太阳下山才不得已离去,他痴痴跟自己说:”忘记吧,不可能了,她终不可能再回来了,就当一切未曾有过,深埋心底的一个传说。”
  
  于是,他走了,他不知道她为何出现的那么突然,离开的又如此匆忙,就像来时一样,以至他什么准备也没有,除了茫然。但是他仍念念不忘,每每想起,心中不免掠过一阵淡淡的忧伤。
  
  也许此生缘尽吧!
  
  多少年后的某一天,叔叔从外面抓回来好多兔子,把它们关进一间网做的笼子里,它们都还很小,好白,毛发没有一丝的杂色,洁白如玉。次日清晨,叔叔打开笼子时,所有的兔子一涌而出四处逃窜,竟一只也没能捉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它们远去,突然,叔叔喊了一句他的名字,从兔群中滚出来一张纸团。那不是当初她的纸条吗?当初他们就是用纸条这种方式交流的,他的心中激起波澜!他忙打开纸条,赫然小字,不正是日夜牵挂的心上人吗?满心欢喜,纸条还未看完人就已经冲出门去,箭似的奔向她,几天的路途,于他,恍然一瞬!
  
  多少个日夜的思念,多少个春秋的等待,花开花谢。时常一阵莫名的渴望,又一阵莫名的失落。若有缘,为何此多年都未曾谋面,音讯杳无,若无缘,她又为何突然闯入他的世界,勾起他深深地思念。
  
  他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往事的心酸苦累,顿时化作青烟,随风消逝。那么多年积攒的相思泪,全部化作乌有。
  
  他敲门,无人应答,再敲门,仍无回音。他喊起她的名字,门倏地开了,跨进门槛,门又自动关起。也许他早已想到,她不是一般人的,或者说她跟本就不是”人”,那么多离奇的事情!
  
  他推开帘子,魂牵梦绕的人啊,她正坐在桌边,雪白的一身衣裳,点点红花点缀娇羞的脸庞,眼里噙着泪花。
  
  他走过去,,,
  
  只是,梦醒时分,,,
  
  但曾相见便相知,
  
  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
  
  免叫生死作相思。

版权所有: 天津邝氏工程有限公司 浙ICP备135884号-2
联系电话:1896713584   联系人:邝先生 地址: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奥运路63号18号楼V单元二层